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
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
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
当前位置: 资讯>媒体报道>媒体报道详情

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我社图书书评:巴勒克拉夫全球史观评述

?#19995;矗?#20013;国社会科学网-中国社会科学报   发布日期:2018-09-13 15:22

  二战后,西方历史学编撰中存在的“?#20998;?#20013;心论”问题引起学者们的反?#21152;?#25209;判,英国史学家杰弗里·巴勒克拉夫就是其中的先驱。进入20世纪中期以来,全球化浪潮又要求史学家具备宏观?#21491;埃?#24182;在史学领域催生革新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巴勒克拉夫提出全球史观,主张通过跨学科和比较研究方法,超越民族和地区界限来理解世界,公正评价各个时代和世界各地区一切民族的建树,进而揭示世界历史演变的整体框架,?#19994;?#21382;史上各个转折点,以构建宏观的世界历史体系。对“?#20998;?#20013;心论”的批判?#21069;?#21202;克拉夫全球史观的起点,他同时对?#20998;?#25991;明、?#20998;?#30340;遗产、?#20998;?#30340;困境、?#20998;?#21382;史的“?#25112;帷薄⑴分?#19982;?#20998;?#30340;?#24052;?#19968;”等议题进行了反思和重构。





  《巴勒克拉夫全球史研究》(董欣洁著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5月版)由问题切入,即如何解决?#20998;?#19990;界史研究和编撰中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“?#20998;?#20013;心论”问题,介绍了巴勒克拉夫创建全球史观的缘起、现?#24403;?#26223;、学术背景、内涵,及其在史学研究中的意义等。

  

  以马克?#38469;?#30028;历史理论为参照

  

  巴勒克拉夫的全球史观反映了他对全球局势和学术潮流的先见之明。同时,他主张以广阔?#21491;?#24179;等?#21019;?#19990;界上其他民族,鼓舞了许多后继学者。即便如此,该书作者认为其理论未能提供精深的理论框架,无法彻底摆脱“?#20998;?#20013;心论”束缚。

  

  从马克?#38469;?#30028;历史理论出发来审视巴勒克拉夫的全球史观,是该书一大特点。首先,书中引用我国史学家吴于廑先生的看法,提出巴勒克拉夫否认历史发展的衡量标?#38469;?#29289;质进步,无法理解社会形态由?#22270;断?#39640;级的发展,故而不能正确批判西方传统史学中的一线发展论。此外,巴勒克拉夫主张的历史循环论带有强烈的宿命论色彩。其次,巴勒克拉夫对唯物史观的认可、褒扬,体现出其卓越的眼光?#25237;?#35265;。书中罗列了巴勒克拉夫对马克思主义史学的评价,他认为唯物史观对世界历史研究作出了贡献,提出了一个被广?#33322;?#21463;的中心议题——人与自然的关系,突出人类历史的一致性,创建了一?#36164;视?#20110;整个人类的组织原则。最后,巴勒克拉夫的全球史观与马克?#38469;?#30028;历史理论有契?#29616;?#22788;,这正说明了前者的价值。作者认为,虽然二者之间的?#21046;?#19981;可避免,但都主张以全局、整体的眼光?#21019;?#21382;史、审视世界,均肯定世界各民族在历史中的贡?#23376;?#20316;用,强调要客观公正地评价非?#20998;?#21508;民族的历史。

  

  应整体性?#21019;?#20840;球史与世界史

  

  在全面探讨巴勒克拉夫全球史观的同时,作者对全球史领域的种种问题进行反思,梳理汇集全球史学家的观点,同时提出自己的疑虑。

  

  首先,围绕“什?#35789;?#20840;球史”这一问题,搜集柯娇燕、塞巴斯蒂安·?#36947;?#24503;、布鲁斯·马兹利什、帕特里克·曼宁、多米尼克·萨克森迈尔等人对全球史的定义,细致总结了各派主要见解,力求呈现全球史学发展脉络。

  

  其次,辨析了世界史与全球史的异同。怎样区别世界史与全球史,是一个无法避开的热议之题。作者认为应整体性?#21019;?#20840;球史与世界史,“世界史是人类整体的历史,从学科专业的角度来看,全球史是发生在世界历史学范畴内的观念与?#23548;?#21019;新,是全球化时代的世界史?#20445;?#20840;球史与世界史时空范畴相同,但切入点不同,前者侧重互动、联系、网络;后者强调整体、全局。

  

  最后,作者点出了西方全球史研究应关注的几个核心问题。针对西方全球史研究的热点趋势,即通过探讨生物生态以及环境的全球变化,来理解世界史上的人类变迁,作者认为有三个问题值得关注:一是如何准?#26041;?#23450;与判断参与跨文化互动双方或多方主体的历史作用;二是如何把握历史叙述内在的平衡,不回避对重大互动进程的历史定性,避免滑入相对主义的泥潭;三是如何从全球层面提炼跨文化互动本身的动力和规律。作者认为,全球史本体论层面普遍面临的问题,是怎样在全球化时代把握人类社会历史演变的性质和特点,而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如何保持研究者的主体性与克服各种“中心论”的平衡性。


(作者姓名?#21644;?#36745; 工作单位:首?#38469;?#33539;大学历史学院)

(报纸截图)





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